十分彩网可信吗:信用降級 股份凍結力帆股份或引入戰略投資者自救?

北京市尾号限行规定 www.uwzthz.tw 童鋒亮2019-06-28 14:21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經濟觀察報 記者 童鋒亮 郭有信 力帆股份正處于一場艱難自救之中,其所面臨的發展風險已經十分明確。6月21日,力帆股份公開了其債券的2019年跟蹤評級報告。在這份由聯合信用出具的評級表中,其信用評級被確定為“AA-”,評級展望為“穩定”——這似乎是一個不錯的結果。但如果將此次評級和力帆股份在2018年年報中所公開的上一次評級結果對比,在短短2個月時間中,其信用評級已經被下調。

在今年4月發布的力帆股份2018年的財報中,聯合信用曾表示,截至2018年,力帆股份已連續8年對其債券進行了按時、足額的兌付兌息,而經聯合信用評級有限公司綜合評定,力帆股份的信用等級為AA級。

但在此次的信用評級中,力帆股份被指出存在5大風險,其中除了主業營業的市場?;?,聯合信用對力帆股份的未來變數也表達了擔憂。這包括,主營業務盈利能力較弱、所有權和使用權受限資產規模占比較大、整體債務負擔重且短期債務占比高、籌資活動現金流大幅凈流出,未使用銀行授信額度較低,存在較大的外部融資壓力;以及控股股東股權質押比例過高且大部分股份被凍結,存在實際控制人變更的風險等。

盡管如此,聯合信用的評級仍然遭到了一些機構的質疑,分析人士認為,力帆股份在經營嚴重惡化,財務費用大漲,賬上貨幣資金或遭占用的情況下,聯合信用評級給與公司高評級,令人極為不解。

直觀的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力帆股份營業收入約為22.47億元,同比降低31.07%;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約為9720.48萬元,同比下滑257.56%。2018年度,力帆股份實現營業收入約為110.13億元,同比下滑12.6%;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約為2.53億元,比上年同期增長47.95%;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約為21.5億元,比上年同期下滑1047.68%。

從2016年開始,力帆股份的扣非凈利潤就一直為負,扣非利潤則從2014年開始就持續下跌。今年5月,業績迅速連續下滑的力帆股份收到上交所的31問,詢問力帆股份的償債能力、資金現狀以及未來發展等諸多問題。但正如力帆公告稱需要延遲回復一樣,上交所向想知道的,也是力帆自己想知道的,但它現在仍沒有答案。

表態否定“非要絕對控股”

對力帆股份而言有點諷刺的是,“錢”如今成了壓在這個曾為重慶首富名下企業的最大難題。6月26日,力帆股份發布的公告顯示,控股股東重慶力帆控股有限公司(簡稱“力帆控股”)持有的無限售流通股約6.04億股股份被凍結,凍結股份占力帆控股持有公司股份比例的97.28%,占力帆股份總股本的45.96%。而導致新一輪股份被凍結的原因是,力帆一家子公司向橫琴金投國際融資租賃有限公司通過融資租賃形式融資1億元,現有部分已逾期,因此債權人申請對其股權進行凍結。

但這1億元融資只是眼下力帆股份負債中的小小一筆。2018年全年,力帆股份流動負債賬面余額高達187.80億,同期流動資產為134.29億。流動負債中,短期借款91.61億元,占了一半;此外,一年內到期的長期應付款26.5億元。由于流動負債遠遠高于流動資產,力帆股份的償債能力也是上述上交所問詢函中重點關注的問題。近兩年來,力帆股份的資產負債率已高達70%以上,也遠超行業紅線。2019年一季度,力帆股份總資產為268億元,總負債為193億元,資產負債率達72%。

負債增加的另一方面,力帆股份經營狀況的持續惡化表現在公司現金流上。如果以其經營性現金流為例,力帆股份最近6年以來一直都面臨著持續性的風險。數據顯示,從2009年到2012年,力帆股份經營性現金流持續為正,但從2012年道2017年,其經營性現金流均呈現凈流出。在截止到今年一季度的近十年時間,力帆股份經營性現金流凈流出額為34.99億。

在最近幾年,力帆在做諸多改變,這種改變主要反映在對業務的調整上。

目前,力帆股份的業務主要還是以汽車和摩托車等為主,但近兩年其不斷投資擴大業務范圍,且以金融投資為主。2017年,力帆股份宣布持有河南濮陽開州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30%的股份等,其也如所有的汽車公司一樣,投資了出行公司盼達用車以及新能源汽車公司。但對于力帆而言,這些調整并未降低風險,力帆有意引入戰略投資者,以快速解決資金和發展問題。“大股東未表達過非要絕對控股的意愿。”力帆股份董秘在近期對股民的公開回復中表示。

力帆股份的實際控制人為尹明善、陳巧鳳、尹喜地、尹索微,創始人尹明善與陳巧鳳為夫婦,尹喜地與尹索微為尹明善子女。據力帆股份2018年年報,尹氏家族四人持有力帆控股100%股權,其中尹明善持股26.5%,陳巧鳳、尹喜地與尹索微分別持股24.5%。

2018年,重慶商圈一直傳言力帆將會引入兩家互聯網巨頭作為股東,而目前的實際控股人尹明善將大幅降低其家族持有的股份比例。但究竟入股的對象是誰,談判到了什么地步,甚至整個談判本身是否真實,經濟觀察報記者并沒有從力帆股份處得到證實。但毫無疑問的是,引入資金已經成為力帆正在考慮的選擇。

至少三家公司沖擊科創板

在引入戰略投資者的同時,力帆股份還正在籌劃對旗下多家公司的上市計劃,這些公司的上市將為力帆帶來足夠豐厚的收益——這足以緩解其現金流的問題,也帶來更多的發展空間。而在力帆股份的這份上市計劃書中,所涉及的企業數量已經超過三家,其瞄準的方向則是今年最火的科創板。

今年3月22號,力帆股份總裁馬可在公開場合接受采訪時表示,力帆股份一直都在關注科創板進展情況,并稱公司旗下有一些資產比較符合科創板方向,如盼達用車、移峰能源和無線綠洲等,目前正在做這方面的規劃。4月份,力帆股份再次以董秘問答的形式確認這一消息,稱“控股旗下盼達用車、股份公司旗下移峰能源和無線綠洲等資產比較符合科創板方向”。

盡管經營業績并無出色之處,但力帆在資本市場上仍比較活躍。今年4月,因為拋出了一份有關氫能源汽車戰略合作的項目,股價竟然在二級市場中被連續推了五個漲停??墑前樗孀派轄凰⒑矢孟钅肯附?,力帆股份在回復函件中澄清稱該項目仍處于前期開發階段,不會對當期業績造成影響,投資者聞訊開始逃離,隨之力帆的股價也出現了暴跌,被封跌停板的狀況。

移峰能源、無線綠洲、以及參股的盼達用車是力帆股份在新能源汽車上布局的三大關鍵公司。其中,移峰能源是力帆對新能源汽車配套產業的布局,主推換電技術。無線綠洲是力帆股份在2015年耗資3億收購而來,公司意在利用無線綠洲的車聯網、物聯網技術,推進在智能新能源汽車領域的實施。但無線綠洲的發展并不如人意,2016-2018年公司3年累計凈虧損4200萬元。

而參股的盼達用車經營也不太順利——目前幾乎所有的出行企業都在虧損之中。盼達用車此前被曝運營3年多持續虧損,凈資產為負。據媒體報道,盼達用車在南京、蘇州兩城落地僅幾個月,就匆匆退出。但盼達用車在一定程度上拉升了力帆新能源汽車銷量。數據顯示,2018年,盼達與力帆產生的整車以及零部件關聯交易近億元。

一位接近力帆的業內人士表示,當時,尹明善看到了國內傳統汽車業務短時間難以有所作為,但這塊又不能扔,畢竟海外市場表現還不錯,于是將重點放在了新能源、共享、以及智能化這些面向未來的項目上。

而除了這三家企業,在力帆股份的棋盤中,上述開州農村商業銀行也會是具有潛力的選擇,只是其方向可能不再會瞄準科創板。力帆股份此前曾參股重慶銀行,后者已經在H股上市。力帆股份則持有重慶銀行9.43%股份,是其第三大股東。2018年,重慶銀行完成營業收入106.30億元,凈利潤38.22億元。目前,重慶銀行正在申請登陸上交所。

但是,這些布局并不能改變力帆股份主營業務上的困頓。經歷十余年的發展后,力帆旗下的汽車板塊已日漸邊緣化,而目前看來,無論是新能源、氫燃料,還是共享出行,這些“迎風投資”的項目,在幫助力帆避免被淘汰的命運上作用有限。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汽車產業報道部記者
重點關注行業動態、造車新勢力、共享出行等領域,擅長調查、人物報道。新聞線索請聯系:[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