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彩网北京赛车:【首席觀察】當人民幣破7與“匯率操縱國”共振

北京市尾号限行规定 www.uwzthz.tw 歐陽曉紅2019-08-07 12:59

(圖片來源:壹圖網)

經濟觀察網 記者 歐陽曉紅

潘多拉的盒子被打開?揭蓋的響指可能并非人民幣匯率破7,而是貿易摩擦升級。

破就破了,當中國央行越過那道心理關口之“坎”,8月5日,順勢而貶的人民幣匯率十年首度破7之后;沒想到的是,美國似乎走不出7之關口“心魔”——其第6次將中國貼上匯率操縱國的標簽,距離1994年那次有25年。

反對!我們不是匯率操縱國。8月6日,中國央行聲明稱,這一標簽不符合美財政部自己制訂的所謂“匯率操縱國”的量化標準,是任性的單邊主義和?;ぶ饕逍形?,嚴重破壞國際規則,將對全球經濟金融產生重大影響。

“中國實施的是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在機制上人民幣匯率就是由市場供求決定的,不存在‘匯率操縱’的問題。”中國央行稱。

其表示,根據國際清算銀行公布的數據,2005年初至2019年6月,人民幣名義有效匯率升值38%,實際有效匯率升值47%,是二十國集團經濟體中最強勢的貨幣,在全球范圍內也是升值幅度最大的貨幣之一。在剛剛結束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對中國的第四條款磋商中,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指出人民幣匯率大體符合基本面。

“2018年以來,美國不斷升級貿易爭端,中國始終堅持不搞競爭性貶值,中國沒有也不會將匯率作為工具來應對貿易爭端。”中國央行指出。

而美國白宮聲明稱,因為中國央行聲稱其對匯率有“控制力”,有“足夠的經驗和政策工具”來管理外匯市場,維持人民幣在合理均衡的位置波動。

這其實是中國央行8月5日在匯率破7之后,“安撫”市場發布的答記者問之相關內容,其稱,中國人民銀行“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和政策工具,將繼續創新和豐富調控工具箱,針對外匯市場可能出現的正反饋行為采取必要的、有針對性的措施”。

或許因為央行聲明的發布時點與人民幣破7相差一小時左右,因而有觀點認為,對于此次匯率破7,央行有備而來,充滿政策自信。

破7當日,全球資本市場大跌,上證綜指跌1.6%,但A股較美股而言,跌幅相對較少,美股三大股指截至收盤均至少跌逾2.9%。由此可見,央行的表態對A股或有企穩效應。

次日,人民幣中間價調貶458個基點,報6.9683;在岸、離岸人民幣再度雙雙破7。而全球金融市場漲跌不一,8月6日,道瓊斯工業、納斯納克、標普500三大股指分別報收26029.52(漲幅1.21%)、7833.27(漲幅1.39%)、2881.77(漲幅1.30%);而歐洲富時100、法國CAC40、德國DAX等股指則分別下跌0.72%、0.13%、0.78%;上證指數、深證成指分別收跌1.56%、1.39%。

8月7日,即中國農歷七夕節這天,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報6.996,下調313個基點。早盤,離岸人民幣(CNH)報7.0697;在岸人民幣(CNY)最低報7.0254。

此間,有市場觀點認為,在此時點破7,央行不再動用外儲?;懵?,只是跟隨貶值,不會背負“匯率操縱”之名;如果刻意選擇時點破7的話,反而會有匯率操縱之嫌。

這或許是典型的東方思維,按照中國式邏輯,干預外匯市場通常指——動用外匯儲備或其他手段,讓匯率維持穩定,規避資本流出等。央行可能亦是如此去權衡,相機決策,維穩匯率;而難以想象會被貼上“匯率操縱”的標簽。

正如央行行長易綱表示,人民銀行完全有經驗、有能力維護外匯市場平穩運行,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8月以來許多貨幣對美元出現了貶值,人民幣匯率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響,這個波動是市場驅動和決定的。

但美國不是。其是另一套邏輯。根據美方聲明:最近幾天,中國采取了具體措施使人民幣貶值,即在過去中國一直在積極使用這些工具(外匯儲備干預市?。?,但現在卻維持大量的外匯儲備。這些行動的背景和中國市場穩定原則的不可信性證實了中國貨幣貶值的目的是在國際貿易中獲得不公平的競爭優勢。其話外音是——美方認為中方操縱人民幣貶值以刺激出口。此外,按照美國的邏輯,人民幣只能升值,不能貶值,似乎阻止人民幣貶值就不算匯率操縱,而這明顯有?;懵適諧』?。

就此,招商證券宏觀首席經濟學家謝亞軒分析,美方意指中國沒有采用過去積累的外匯儲備來干預市場,屬于有意使人民幣貶值。

于是,令人啼笑皆非的現象是:在減少干預或盡量不干預外匯市場的時候,欲讓市場說了算之時,中國反而被貼上“匯率操縱國”的標簽?;蛘?,中國央行即使出手,也是出于維護匯率穩定的需求;只是此次未在人民幣臨7之際采取逆周期調節措施。

“所以,有時候會很困惑??!”金融市場人士表示,在不同的語境與思維體系中,正常溝通顯得頗為吃力。當然,匯率本身從來就不只是受經濟因素的影響,有時非經濟因素頗多。

按照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余永定的話說,美國把中國列入“匯率操縱國”這件事完全沒有道理。第一,國際上現行就沒有“匯率操縱國”的標準;第二,即使按照美國自己對于“匯率操縱國”有三條標準,必須是同時滿足三條標準,才能把一個國家定位“匯率操縱國” ,中國除了順差符合之外,其他都不符合。

7到底是誰的心魔呢?“美國人的承受能力這么弱嗎?” 武漢大學經濟學博導、國家外管局國際收支司原司長管濤說,原以為7只是中國人的心魔,沒想到也是美國人的執念。

再者,“美國否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時還曾以人民幣匯率說事兒,突破一些整數關口本是匯率市場化的應有之義,不知道美國到底需要一個怎樣的市場化匯率? ”管濤指出,此外,“去年以來人民幣匯率多次承壓,對外經貿紛爭是重要誘因,加拿大墨西哥貨幣都曾出現過大幅調整,他們不算是貨幣操縱,為什么中國就是?”管濤不解。

“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是非常規操作。”謝亞軒認為,

其邏輯在于,根據《2015年貿易便利化和貿易執法法案》中設定的最新評估標準,美國授權財政部根據三方面的標準來判定美國主要貿易伙伴是否有“不公平的匯率行為”:(1)與美國雙邊貿易順差超過200億美元/年;(2)該經濟體的經常賬戶順差占GDP比重超過2%;(3)該經濟體通過購買外幣持續單邊干預匯率市?。ㄖ遼?2個月中的6個月)。如果一個經濟體全部滿足這三條標準,美國將會與該經濟體進行商談,并推出可能的懲罰性措施。

謝亞軒具體分析,按照美國財政部現有標準,中國不應被定義為匯率操縱國,因為中國僅滿足第一個標準:近12個月中美之間的貿易順差總額為3309億美元,遠高于200億美元的標準;對于第二個條件,2018年,我國經常賬戶盈余占GDP的比重為0.39%,2019年一季度該比重為1.55%,均低于2%的標準;對于第三個條件,2014年6月—2016年,中國外匯儲備持續下滑,部分原因在于央行為了維持人民幣匯率相對穩定而拋售外匯儲備,2017年以來,中國外匯儲備總體保持平穩,并不滿足第三個條件,但美國財政部在報告中提出“對中國繼續不披露其外匯干預措施深感失望”。

基于此,在今年5月28日美國財政部發布的匯率半年報中,明確指出中國并非匯率操縱國,但被列入觀察名單,同在觀察名單上的還包括日本、韓國、德國、意大利、愛爾蘭、新加坡、馬來西亞、越南。

當然,如果按照常理出牌的話,若被認定“匯率操縱國”,雙方會有1年談判期。

相關資料顯示,一年之后,美國政府根據國內法,可以采取4個舉措:(1)禁止海外私人投資公司(Overseas Private Investment Corporation)批準任何位于該國的融資,包括任何保險、再保險和擔保;(2)禁止聯邦政府采購或訂立來源于該國的貨物或服務的采購合同;(3)指示美國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執行董事發起對該國宏觀經濟匯率政策額外嚴格的審查;(4)指示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與財政部磋商,考慮是否與該國訂立雙邊或區域貿易協定或發起雙邊或區域貿易協定談判。除此之外,美國總統還有權采取特別行動。

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邵宇認為,在2019年5月的評估報告中,美國并未將中國貼上“匯率操縱國”的標簽,而將中國放在“監測名單”中。美國的這次操作意圖非常明確,就是因為8月5號人民幣“破7”,特朗普政府將其視為中國緩沖美國新加征關稅的手段。

不過,一年談判期能發揮多大的作用呢?謝亞軒認為,從表面來看,這似乎意味著被列為匯率操縱國短期不會受到太多懲罰性措施的影響,但在中美貿易摩擦白熱化大背景下提出的匯率操縱,其行動、形勢的變化也將服從于中美貿易談判形勢的大局,因此“一年后”這一期限可能并不意味著真正的平穩期。

當破7與“匯率操縱國”共振時,中國央行兩度就人民幣匯率發聲;我們看到受驚的全球金融市場情緒亦逐漸平緩,市場漲跌不一;而中國政府、學者官員詰問美國不應把中國列入“匯率操縱國”的同時,我們也看到,8月6日早間,央行宣布將于8月14日在香港發行300億元人民幣央行票據,離岸央票消息甫出,受到提振的離岸人民幣從最低7.13,V型反彈近600點,至7.0817。

此為中國央行第五次在香港發行人民幣央行票據。按照央行的說法,此舉旨在完善香港人民幣債券收益率曲線;在金融市場人士看來,作為管理流動性工具之一的央行票據可調節離岸人民幣流動性,穩定人民幣匯率預期;扼制人民幣空頭,及其套利行為。

由此或許不難想象,中國央行的良苦用心。一方面,人民幣中間價低開,但另一方面,可能由于CNH跌幅或波動更大,又需要維穩匯率?而從人民幣破7之后的三天走勢看,人民幣中間價與CNY、CNH的價差越來越小。以8月7日為例,人民幣中間價報6.9996,早盤,CNY 、CNH分別報7.0355,7.0702;若趨勢不變,會出現倒掛么?

“我不認為發行離岸央行票據與匯率維穩有關。”管濤告訴經濟觀察網,他研究過中國央行5月份離岸票據發行時的雙邊利率表現。發行當天,HIBOR(香港銀行同業拆借利率)較前一交易日更低,5月20日,人民幣交易價跌破6.9時,HIBOR比四月份還低,也基本低于SHIBOR(隔夜上海銀行間同業拆借利率)的水平。

當然,管濤解釋,有兩種情況:如果差價收斂是由于干預所致,說明其價格信號是被扭曲的;如果完全是市場自發的原因,則意味著匯率波動較大之后,釋放了升、貶值的壓力,避免了預期的積累。

這其實是好事——CNY與CNH的價差縮小。管濤說,可將其視為衡量匯率預期的一個指標。

他解釋,歷史上,CNY與CNH的表現時強時弱,不同時期表現不同,不存在誰引領誰。價差較大,意味著預期較強;價差縮小,說明預期減少;那么,目前是貶值預期,也說明貶值預期趨弱,市場預期趨于穩定。當然,客觀上由于差價縮小,跨市場套利的機會亦相應減少,同時還會減少跨境資本流動的波動性。

如此,這是否暗示,人民幣會在7左右就此盤整,即使中間價破7,但CHY、CNH目前無甚貶值預期,甚至屆時可能超過中間價——由貶轉升?

回望2014年之前的升值預期就是如此方向,其時,CNY、CNH數值超過人民幣中間價;但2015年之后,大都是貶值方向。如果以二者價差的衡量指標來看,則可能意味著,人民幣貶值預期趨于尾聲?

不妨將問題留給市場去回答;包括讓認為中國是匯率操縱國的美方去明辨是非——人民幣破7更多是市場因素趨動,加之“受單邊主義和貿易?;ぶ饕宕朧┘岸災泄誘鞴廝霸て?rdquo;所致!中國決策層不愿意看到步入國際化十年進程的人民幣趨弱,正如易綱直言:雖然近期受到外部不確定性因素影響,人民幣匯率有所波動,但對人民幣繼續作為強勢貨幣充滿信心。

或基于如此價值訴求,中國央行才會再次祭出離岸央行票據之利器?無論其是否關乎匯率維穩;但在市場看來,此用意無出其右。

如果遵循這個邏輯,可否將其試為特殊宏觀形勢下、特定條件下的一種“妥協”?

經濟學家張曙光認為,妥協是人們解決相互之間矛盾沖突的一種辦法,是人們的一種行為方式,也是一種文化或一種文明。沖突不是引起對抗,就是達成妥協。因此,妥協是相對于對抗而言的。

“在市場經濟條件下,市場均衡就是供求雙方討價還價、相互妥協的結果,均衡的出現和妥協的達成就是市場的出清和交易的完成。” 張曙光認為。

或許,當人民幣破7與“匯率操縱國”事件共振時,我們需要的可能是哲學智慧,不只是一個反應的存在(美方觀點),需要在東西方不同的價值體系中“蛻變”,以“王道”應對“霸道”,即使有時需要“妥協”?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經濟觀察報首席記者
長期關注宏觀經濟、金融貨幣市場、保險資管、財富管理等領域。十多年財經媒體從業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