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中彩开奖结果查询:宋志平的新天地

nba滚动新闻 www.uwzthz.tw 王雅潔2019-11-22 22:09

經濟觀察報 記者 王雅潔 宋志平來了,帶著微笑。

他身著深色西服,未系領帶,與早已等候在中國建材集團會議室的記者用力地握手。

這是自11月13日以來,他首次正式面對媒體記者。

在他與記者見面的前一天,也就是11月17日下午,他曾出現在北京東三環一處會場,為一百多位參加國際業務培訓班的中國企業負責人講述創新之道。

從11月13日起,短短一周間,他的日程排得甚為密集。

來不及休憩,直接從上一家會議現場奔赴下一個討論場所,是宋志平這幾日的常態。“宋總幫幫我吧”,說出這句話的企業負責人,在一個會議現場,心急如焚地抓住難得面見宋志平的機會,直言自己“正處于那十秒的下墜過程中”。

誘導上述企業負責人說出“十秒的下墜過程中”的緣由,是宋志平曾用一句話形容企業的興衰跌宕,“要爬上一個山頭,可能需要10天的時間,但是從山上掉下來,只需要10秒鐘”。

宋志平不是首次經歷被企業負責人追逐包圍,一家主營石墨烯生產的初創企業人士曾拉住宋志平:“我這能生產5000噸!”

他給出的回復是直白的:“5公斤石墨烯就能把地球涂好多遍,你居然說5000噸?”

面對企業負責人不切實際的話語,宋志平毫不客氣。

他就是這樣有底氣。

因為,他是宋志平。

中國建材 宋志平 微信圖片_20191122223002

中國建材集團董事長 宋志平 (圖片來源:受訪者供稿)

他是40年間締造出氣勢恢宏建材企業的宋志平,也是將兩家名不見經傳的央企推進世界500強之列的宋志平。

臨危受命、穩抓穩打,即使遇到天崩地裂也要勇往直前。

這些,都是與其溫潤如玉、低調內斂的外表共生共存的特質符號。

迄今為止,從沒有任何一位央企掌門人的職務變動消息,在業內引起鼎沸熱議。宋志平是個例外。

半年前,已經悄然接任中國上市公司協會會長一職的宋志平,如今每到一處,他的一舉一動,依舊牽動著中國企業人的視線,更牽動著資本市場的神經。

轉變正在發生。

鏡頭拉回開頭中國建材集團的會議室中,斜靠在沙發上的宋志平將左腿搭在右腿上,體態已然放松了許多。

他找到了富于挑戰的新天地。

最近,他開始更頻繁地傾聽上市公司人士吐出的苦水,奔波走動,將相關意見報告給政府部門,為上市公司紓困打開一扇窗。

按照他一年前給自己的定位,他還要從企業家、企業思想家向著企業教育家演進。

從立德、立功到立言,他要去商學院給學生們講課,主動教年輕人如何做企業。

11月17日的現場培訓便是例子,當天他的身份,是國合耶魯全球影響力培養計劃導師。

更多的轉變會陸續來臨。

不過,宋志平并沒有全然改變。

他依舊保留了多年市場化競爭留下的印記:嗅覺靈敏、目標明確。

面對記者即將發問的表情,他先發制人,牢牢掌控著談話的節奏,率先勾畫出兩幅改革畫像:一副關乎大開大闔的國企改革40年脈絡及難點,一副關乎蓬勃新銳的上市公司發展圖景及困惑。

“就奔著能讓年輕人買得起房這個問題來”

在宋志平接任中國上市公司協會會長一職前,他見過任正非。

他想尋找的答案,既關乎民企,更關乎國企。

宋志平將其定義為“新三樣”改革,包括員工持股、管理層股票計劃、科技分紅制度。

他說:“過去國企在計劃經濟下產生,所以能否成功將國企和市場經濟有效融合,這是根上的問題,是世界難題。”

讓所有者、管理者和勞動者共享企業財富是“根上的問題”、“世界難題”的核心之一。

不同于上世紀80年代那場聲勢浩大的國資國企改革中的“老三樣”改革,這一輪的改革,將加大勞動分配的比重。

這在2019年10月底召開的十九屆四中全會中,已經有??裳?ldquo;堅持多勞多得,著重?;だ投?,增加勞動者特別是一線勞動者勞動報酬,提高勞動報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是會議共識。

頂層表態給宋志平帶來了希望,他認為:“社會改革到今天,我們更加重視的是公平,這是大事。”

他與任正非碰撞出了契合的火花。

在華為內部,任正非目前的個人股份只占到1.01%,在與宋志平的溝通過程中,任正非透露出一點訊息,那便是這1.01%的股份,他都不想要了。

任正非想做的,是“財散人聚”的方案。

在宋志平、任正非二人的長談中,華為現有的財富分配方案浮出水面:一份給所有者,三份給管理層和員工。

在宋志平看來,上述財富分配方案給華為帶來了莫大的活力,極大地增強了華為的企業凝聚力,甚至面對國際經濟壓力的難題時,華為也能眾志成城,極度抗壓。

宋志平認為:“不是所有民企像華為一樣有合理的財富分配機制,有些民企垮掉也和沒有機制有關?;坪退姓嚦鞒潭扔泄?,所有者如果開明,愿意把利潤讓渡給管理層和員工,便能成功。國企中的萬華也是個成功的例子。當然,也有不開明的所有者,最終給國家留了一堆廢銅爛鐵,變成僵尸企業。這是殘酷的現實。”

任正非的“開明”選擇不是個例,宋志平自己也做過類似的選擇。

更早之前,為了調整企業的分配機制,宋志平就做過嘗試,并且取得了成功。

1993年,三十多歲的宋志平時任北新建材第八任廠長。面臨企業工資發不出來的窘境,宋志平甚為苦惱:“簡直是窮困潦倒,幾千號職工嗷嗷待哺。”

他問職工:“你們究竟要怎樣,才能夠好好干活?”

職工說:“宋總,我們好多年沒漲工資,沒蓋過房子了。”

沒過多久,兩個碩大的氣球就升到了高空中,氣球上掛著兩個條幅,一個條幅上寫著“工資年年漲”,一個條幅上寫著“房子年年蓋”。

那一刻起,所有職員的工作熱情,火山般爆發出來,一舉躋身全球最好的新型建材企業。

不是所有企業都如北新建材和華為一般幸運。

宋志平認為:“截至今天,國企的三項制度改革不徹底。所以依舊會出現半市場化體制的說法,這就是不徹底帶來的結果。”

當然,不管怎么說,半市場化的機制,也給國企帶來了相當的活力,不然很多國企生存不到今天。

宋志平舉例說:“比如二級、三級的分配上,還是放開了一些,雖然不比民企、外資那么高,一些上市公司老總,搞得好的也有一兩百萬塊錢。”

但是,如今已然是財富時代。

宋志平拋出了一個新議題:“財富時代和40年前相比,國企改革面臨的困難不一樣了,那時候民企沒有冒頭,那時候國企主要解決效率問題。如今民企大規模崛起,財富兩極分化嚴重,房價高啟。所以今天面臨的改革,不再是簡單的效率問題,而是公平問題,能不能公平,以及怎么公平。”

他略微提高了語調:“能不能有機制,讓年輕人買得起房子?這終究要靠機制改革,而且是“新三樣”機制改革。老一點的人都有房子,或者部分年輕人幾年前靠父母的支持趁著低位時買了房,但是更多新的年輕人,他們怎么辦?我們的改革一定要解決這個問題,奔著問題來,很簡單,就奔著能讓年輕人買得起房這個問題來。這是改革的核心問題。”

按照宋志平早已圈定好的規劃,2019年,乃至未來,中國建材集團將繼續推進其所言的“新三樣”改革。

宋志平不是不著急。

在他看來,這終究是關乎所有者能否到位的焦灼問題。

只有員工可分配的多了,經營者可分配的多了,所有者財富才會隨之增加。

并不是每一個所有者都能算清賬。一定程度上來說,民企更容易算清楚這筆賬,個別掙固定工資的官員,并不一定能算得清這筆賬。

“我對中國上市公司充滿信心”

除了國企改革,宋志平還背負著上市公司的議題。

“我對中國上市公司充滿信心。我們的上市公司是一個年輕的群體,才29年歷史。出問題的只是個別,不是大家都出了問題。”

說出這句話時,距離宋志平履新中國上市公司協會會長,剛剛過去半年。

他用“積極”來形容自己面對新事物時的態度,正如他當年初涉水泥市場,不止一次接盤虧損企業時的正面心態。

如今成為資本市場中關鍵人物的宋志平,再次選擇了自信和淡定。

半年時間中,除了繼續為國企改革試點鋪路,宋志平的日程,開始更密切地與中國3738家上市公司產生交集。

2019年下半年,他馬不停蹄地投身到四場專項培訓當中,共計培訓600余名董事長。

他敞開心門,同近30位困難上市公司董事長單獨長談,目的很簡單:“聽一聽他們的困難,想為他們做點服務,為提高上市公司的質量提供幫助。”

他不再只關心中國建材旗下上市公司的冷暖,他的目光變得更開闊,宋志平希望給3738家上市公司都帶來一些改變。

從10月底到11月中旬,他先后于2019安徽上市公司高質量發展論壇、央視訪談節目等場合中亮相,發言的主題全部關乎上市公司的疾苦。

在當天近兩個小時的交談中,宋志平亦用超過一半的時間與記者探討上市公司的質量問題。

宋志平期望解決對于資本市場來說“牽一發動全身”的上市公司質量問題,這是他給自己劃定的新議題。

在他看來,資本市場是中國經濟的基石,資本市場好,經濟就好,資本市場出問題,中國經濟便地動山搖。

他給記者提供了一組數據,3738家中國上市公司中,A股上市公司的總市值大概有55萬億,占GDP的48%。

他說:“市值不是那么差,高位時甚至有60多萬億。其實上市公司2018年創造的利潤占整個企業利潤的40%,創造稅收占整個企業稅收30%。在中國500強里面,上市公司占到了70%。”

在宋志平的邏輯中,中國3000多萬家公司制企業,如果加上個體工商戶6000多萬家,中國有上億個經濟體。其中卻只有3000家上市公司,屬于萬里挑一。因此,每一家上市公司,都是中國企業的優等生,應該做的比其他企業更好。

數據統計顯示,從2006年到現在,中國上市公司一共募集了資金12.6萬億,派現分紅7.8萬億,分紅率占到60%。2018年分紅的股息率為2.41%。

宋志平說:“這遠高于銀行的活期存款率,不過,未來還可以分得更多。”

不等記者發問,宋志平馬上給出自己對新加入的機構的評價:“上市公司協會是非常有用的組織,下一步我們打算圍繞著提高上市公司質量這個重點問題開展工作。而且證監會正在做一項提高上市公司質量的行動計劃,打算用3-5年時間把上市公司質量提高。最近我們馬上要開展專項治理行動,圍繞治理結構、規范治理展開。”

從央企掌門人到上市公司領頭者,宋志平的身份正在逐步發生改變。

臨行告別前,他送給記者一本書,書名叫《我在企業四十年》。

與其之前撰寫的書籍不同的是,這本兩百余頁的書,采用了漫畫手繪的形式呈現。

靈感來自于日本。

2018年,他率領團隊專程考察了日本的新材料、新能源和新型房屋行業領軍企業。

在日本,宋志平不僅看到當地市政地圖是漫畫手繪的形式,企業的規劃戰略也是活潑的手繪:“這種形式不錯,你一晚上就能讀完我的這本書,不費腦子。”

宋志平依舊在汲取新事物,在日本的短短5天里,他坐上新干線,親赴豐田,深入三菱商事,驚嘆于日本東京地區2018年GDP超過8萬億美元。

他不曾停下,也不會停下。

宋志平的新天地,剛剛啟幕。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大國資新聞部主任
長期關注宏觀經濟、國企國資等領域。擅長于深度分析報道、調查報道、以及行業資訊。